张庭的秘密

张庭的秘密

>来源:南风窗

作者 | 李苍南

作为“董事长”,30岁的河北人柳宜决定举报她干了4年的“工作”。

柳宜告诉南风窗,一次,她无意间翻看了李旭反传销团队的文章,事情越想越不对劲。今年5月,她把公司的奖金制度、各种宣传文案等材料发给了李旭。后者看了认为,这是变相的入门费、拉人头、团队计酬。

特征齐了,“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的规定,这是典型的涉传特征”,李旭告诉南风窗。

柳宜所爆料的,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微商帝国——TST庭秘密。在它背后,还牵连着众多星光闪烁的演艺明星,张庭、林瑞阳、“小陶虹”,以及各路为其代言、站台的明星。

TST官网海报上有许多包括陶虹和徐峥夫妇在内的娱乐圈著名演艺明星

这不是李旭团队第一次接到类似爆料。他们向爆料人所在地主管部门发出举报后,同时间,柳宜也将相应材料递送到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。

12月23日,李旭向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发起查证,并于当日收到回函,回复称,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(TST庭秘密主体公司)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,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,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,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12月29日,张庭夫妇和他们的微商帝国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,TST庭秘密在微博上回应,公司坚持合法经营,目前运营一切正常。

TST庭秘密在微博回应近日的争议,随后张庭和林瑞阳夫妇转发

前述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,目前,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,下一步将以审计数据为准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进行处罚。

“子子孙孙”

柳宜告诉记者,进入TST庭秘密后,套路是一环扣一环的。

她是做后勤工作的,相对清闲。2016年,一位偶然认识的朋友介绍兼职给她做,TST庭秘密,并说是明星老板,动一动手指,分享就可以了。不需要投一分钱。

庭秘密APP截图(受访者供图)

这叫分享经济。

柳宜说,当时,这位朋友做了4个月,说自己每个月挣七八千。

柳宜不知道怎么分享。朋友接着介绍,门槛很低,群里有文案,有图片,你只要复制粘贴即可。

扫了朋友提供的二维码,开了银卡(当时分为金卡、银卡,后改为红卡,蓝卡),就算入了伙。她开始疯狂复制、粘贴,发朋友圈。某天,有人找到她,说不买货,要开卡。柳宜转头问上级,得知自己还没有开卡资格,“她跟我说,你得买2500元的货,升级到金卡”。

TST庭秘密代理业绩计算方式(图源:新京报)

另一种逻辑呈现在她面前,要赚钱,不靠卖货赚利润,而是赚返点(2.5%~5%)和各种业绩奖金。根据柳宜提供的奖金图,TST公司将红卡(前身为金卡)代理分为7等级,采用正价返利模式,团队业绩越高,返利越多,团队业绩计算包括代理个人与下线的业绩总和,奖金包括团队个人销售奖金、自媒体业绩要求奖、自媒体教育推广奖、批零差奖金。

“她跟我说,你朋友圈才多少人,你零售怎么能挣钱?你要做老板,他们的业绩,就能算你的业绩,你儿子辈和你孙子辈买东西,你都有钱赚。”

途径,就是开卡,柳宜发动了亲朋好友。没多久,群就满了,很多人她也不认识。当时处在爆发期,拉人很容易。

拉到了人,但还是没钱进账。

上级告诉她,钱都丢了。500人的群里,有的繁衍出十多代,而她只能赚儿子辈和孙子辈的。“她跟我说,本来这些钱你都能挣到,结果跟你没关系,我一听就着急了。“

TST庭秘密群聊(受访者供图)

那些月入20万、30万的人,都要“裂变”——自己当创始人和董事长。据柳宜说,条件是发展直系下级,“儿子辈”100人,且连续3个月业绩达到10万。

TST公司号称0囤货,但大多数人跟她一样,为了达到业绩,拿到奖金,就不得不自己砸钱拿货,再想办法低价卖出去,或者自己用掉。

2017年年初,柳宜成功当上了董事长,她注册了一个公司。但她发现自己压力更大了,完不成业绩,就全部清零,什么奖金都拿不到。为达成业绩,就不断砸钱,买货。

处理这些货物也很困难,少部分是自己用,大部分以6折甚至更低的价格甩卖,有的卖给下级,以完成团队业绩,有的是挂在咸鱼、拼多多。但货品经常被封,她打听到,都是公司举报的。因为公司每天公布类似的处罚公告。

TST庭秘密群聊中发布的公司公告(受访者供图)

奖金是拿到了,但投入也越来越多。几年下来,作为董事长的柳宜,投入了30万,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赚到钱。

“4年了,给公司瞎忙活。”

明星的光环

作为微商,TST的迅猛发展,令大众感到费解。

2018年,TST以12.6亿的纳税额,位列上海青浦区纳税第一名,相当于青浦百强企业总和的10%。更夸张的是第二年,TST以21亿纳税额再次登顶。

TST庭秘密成为上海青浦区纳税百强企业(受访者供图)

明星、微商、纳税冠军,“TST庭秘密”的光环背后,还有持续不断的涉传争议。

TST庭秘密是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品牌,由林瑞阳创办于2013年,主要从事护肤品的生产和销售。

林瑞阳曾是一系列琼瑶剧的御用男主,以琼瑶小生而闻名娱乐圈,其中广为人知的作品有《一帘幽梦》。林瑞阳1960年出生于台湾,进入大陆后,逐渐淡出娱乐圈,涉足商业领域。

电视剧《一帘幽梦》中的林瑞阳(右)

TST庭秘密背后的明星远不止林瑞阳一个。据天眼查,上海达尔威的大股东,是上海胜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为张淑琴,她更为人熟知的艺名,叫张庭。2002年,她与徐峥主演的穿越剧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,收视超过10.0。

张庭和林瑞阳是夫妻,两人于2006年在台北公证结婚。

达尔威众多股东中,引人关注的还有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,由演员陶虹100%控股,陶虹、徐峥夫妻曾多次站台宣传TST。

张庭给陶虹送房的短视频截图(图源:观察者网)

TST,英文名为Tin’Secret,顾名思义,这是张庭的秘密。TST庭秘密对外打造了一个品牌故事,据说活酵母是林瑞阳1994年在法国发现的,并且“解开了挤奶工宛若孩童般肌肤双手的半个世纪的秘密“。

在这个故事里,活酵母研发的面膜,是妻子张庭的私藏秘方,所以,她驻颜有术,成为大众口中的冻龄女神。他们决定“分享给更多爱美女性”,创办了TST庭秘密。

很多柳宜这样的代理商,都是被这种明星光环所吸引。

张庭夫妇把代理看作家人。代理商们叫林瑞阳大哥。一些公开场合,代理商们也会称他林爸爸。从一些宣传视频看,林瑞阳富有演讲技巧,演讲颇有感染力,懂得上升高度。

张庭和林瑞阳夫妇

一位广东代理商告诉南风窗记者,大哥和庭姐在大家心中有很高的地位,跟大哥学做生意,就意味着自我圈层的突破。

柳宜说,个人买够2万,可以加老板林瑞阳的微信,可以进入经营群,跟老板学做生意。她后来才发现,“那都是公司的工作人员,弄个老板头像冒充老板,来回打字。”

当了“董事长”后,柳宜参加过经销商大会和各种线下活动。每次,大家都排着队,跟林瑞阳合影,拍了照拿回去造势。这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宣传资源。

跟不同明星合影,对应着不同的业绩。跟张庭合影,要求是“百万业绩的董事长”。

明星很多,柳宜见过汪东城、张信哲、罗志祥等,还有代言人林志玲。活动前,每个家族长(包含众多董事长的联盟)会往下发合影券,谁业绩高,谁就上。

TST庭秘密直播海报资料图(图源:TST官方微信)

柳宜参加过韩国游轮的活动,去过浙江莫干山、上海、海南等地,最初食宿都要自理。为了跟更多明星合影,为了造更多势,大家都削尖了脑袋。

明星合影,发朋友圈,会大大提升拉人的成功率。不过,为了照顾手底下的人,柳宜也把仅有的一张合影券让了出去。

“寒了心”

庭秘密APP的分销系统显示,截止发稿时,TST分销商成立的创业公司有3379家。

庭秘密APP提供详尽的素材和资料,是一本全面的代理手册,日历每天会上线多套素材,以9宫格的形式,支持一键转发到朋友圈。各种视觉、短视频模板,关于林大哥和庭姐的宣传视频,一应俱全。

以加盟的名义,记者进入了一家编号为142的公司,所属微女王总集团的第3集团。据柳宜介绍,TST的代理体系中,最大的架构是家族,有微女王、Smile、梦天使、枫叶等。其中Smile家族的董事长就有数百人。

庭秘密APP截图(受访者供图)

当了董事长之后,柳宜去参加经销商大会,发现大家为了壮大实力,使尽了浑身解数。一是联盟,组成一个家族。其次就是抢人,抢“大金卡”——指那些业绩高,但又没当董事长的代理,每一股势力都想要。

为了壮大,柳宜也开始吹牛、撒谎,假装自己赚了很多钱,“显得自己有实力,不然人家为什么愿意跟你?”

她开始理解群里那些宣传资料,谁喜提奔驰,谁全款买了房。还有一位妈妈,在怀孕期间赚了上百万。

柳宜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位大学生,在一次活动上哭着分享自己有多穷,做了TST,不仅自己买车、买房,还在老家给奶奶盖了大房子。

TST庭秘密成员在群里分享自己的经历(受访者供图)

但事实上,根据李旭长期以来的观察,这样的模式下,“中层以下的代理,都赚不了钱”,市场的主流渠道里,“TST产品不多见,因此大多需要内部消化”,货物积压到底层代理,卖不出去,他们成了兜底的人,“被割了韭菜。“

柳宜头上,两个上家,再往上就是华北大区的代理。算起来,她的层级也算是相对高的。但作为董事长,柳宜表示,她压根赚不到钱,至于亏了多少,她也没有细算。

代理商们热情在减退。柳宜表示,疫情前,参加线下活动的人变少了,即便TST成功提供住宿,但也没能挽回。与此同时,张庭的重心也在偏移。2020年6月,她在抖音直播,成交额高达2.56亿元。

张庭直播,开始带领代理商们去直播间买货,并承诺发放自家商城的抵用卷。

2020年11月到12月,有两名TST用户利用同一抵用券反复使用,分别购买了640万元、130万元价值的货物。柳宜说,他们被叫到上海TST公司去问询,随后就被青浦警方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,理由是涉嫌合同诈骗。

柳宜说,这两名用户是TST的代理商,这件事情令她感到寒心。2021年年初,她不打算冲业绩了,原来身边100多人在做,很快只有10来个人在坚守。

与此同时,她查到TST产品的代工厂信息,在阿里巴巴上,每次问到报价,她都发现,“价格低到吓死人,每个产品都是50倍以上利润“。

更坚定了她放弃这份“事业”的决心。

当她看到一些传销方面的新闻时,她开始怀疑整个事情,于是咨询到了李旭。后者接到过很多类似的爆料,判定之下,认为可能涉传,遂举报给了各地的市场监管局。

11月23日,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表示,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(TST庭秘密主体公司)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,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,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,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TST庭秘密被调查(图源:中国新闻网)

不过,一如文章开头所述,TST方面否认了传销的质疑,称自身合法经营。29日,庭秘密APP贴出公告,2022年1月1日起,该商城将关闭支付通道,转移到另一个商城。记者下载发现,该APP没有设置代理、分销管理系统。

一位级别为“董事长”的代理商告诉记者,现在办理具备开卡资格的红卡,并不需要购买任何货物,只需分享商品、完成身份认证、银行卡绑定任务即可。该代理商还在朋友圈表示,过去6年间,他没有拉过任何人头。

目前,关于TST涉传的种种争议,仍然还在调查之中。

柳宜家里还有上万元的存货,她不知道怎么处理了,“卖不掉,也不敢送人,觉得羞耻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